他开了家10㎡的理发店,却年入10亿。55岁改行,不晚

摘要: 小伙子一脚迈进QB HOUSE,没想到要先交钱取号,之后没等几分钟,他便被安排到座椅上,理发师只简单的问了一

10-12 00:03 首页 一人一城




小伙子一脚迈进QB HOUSE,

没想到要先交钱取号,

之后没等几分钟,

他便被安排到座椅上,

理发师只简单的问了一个问题,

“想怎么剪?”


“刷刷刷”“咔咔咔”,修剪过程中,

理发师几乎一言不发,

很快,一个合适漂亮的发型完成。


他很奇怪,

怎么没人来给我洗头?

没人来给我按摩?

没人过来推销会员卡?

虽然他有些疑惑,但还是满意地离去。



这样的场景,

每天发生在QB HOUSE的

每一个十分钟里。

这家理发店只有10㎡,

只提供一种服务——剪发,

但它一年的营业额是,10亿。




 “ 55 岁 辞 职 跨 行 ,

 我 只 想 把 时 间 还 给 顾 客 ” 


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除了剪发其他服务都不提供的理发店,是怎么样达到年收入超10亿呢?


事情还得从22年前那个被激怒的老头说起。


1995年的一天,54岁的小西国义急匆匆走进了一家理发店。他环顾店里,客人不算太多,看起来和他一样都是没时间消磨的人。



“太好了,这次应该不会太久。”小西一阵窃喜,他和朋友早已约好见面,只给自己预留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可惜,小西预估错了,他等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坐到了理发椅上。


等到花儿都谢了


好不容易轮到自己了。

“我只想把头发剪短些”,

小西特意加快了语速。

但理发师并没有马上行动,

先是一条又一条的热毛巾,

接着给他按摩肩膀和手臂。

“天啊,快开始吧!”


终于开始剪头发了,

理发师不紧不慢推销起店内的洗发产品,

没完没了的套近乎,

彻底消耗掉小西的所有耐心。

账单递过来的那一刻,最气人的事情发生了,

6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66元)(好贵!)

小西为了赶时间,强忍住怒气,

付完账就转身离开了理发店。


小西并没有忘记这件事的发生,他开始思考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问题:“为什么理发店不能简简单单得剪头发?”


这种繁琐絮叨的服务,根本不是为了顾客考虑,而是在大把大把得浪费顾客的生命。强加的无用服务最后还要收取这么高的费用,看起来完全不合理。


“不如我来开一家理发店为顾客节省时间?”但转而又犹豫了,“这是顾客真的需要还是我这个人太挑剔了呢?况且我年龄这么大了。”



小西带着疑问和考虑,

进行了一次认认真真的市场调查,

他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如果有一间理发店,

10分钟搞定只要1000日元,不说废话,你愿意去吗?”

在看到结果之前,小西没有太多信心,

他心想,如果有10%的人愿意去,

我就真的自己开一家这样的理发店。


调查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超过34%的受访者表示愿意。

更有相当多的男性,

对繁琐的理发过程进行了控诉。

小西国义立刻有了开店的信心。


1941年出生于东京的小西国义,在日本知名的私立大学青山学院毕业后,一直在综合商社和医疗器械公司打拼。


发起市场调查的一年后,小西国义已经55岁,离正式退休安享晚年只剩下10年的时间。


1996年,小西国义从公司辞职,决定自己开一家快速剪发的理发店,创办了10分钟1000日元的QB HOUSE,决定把不该浪费的时间还给顾客。


这次创业后来被日本媒体称为“找寻人生最关键的10分钟”。




 “ 我 开 了 第 一 家 

10 平 米 的 快 剪 理 发 店 , 

 没 想 到 火 了 ” 


第一家快剪理发店,

开在人流密集的神田商区,

不足10㎡的面积,3个简单的座位,

“理发行业的革命”,

正式拉开序幕。


“将时间还给顾客”,

为了实现这个宗旨,

小西根据开店的初衷,

精心设计了每一个细节。


小西的QB HOUSE没有前台,没有助理,

更没有各种导购,进店门口,

只有一台操作方便的自动贩卖机。

这种贩卖机在付款之后,

会类似现在的营业大厅的等位取号机自动出号。

为了真正节省顾客时间,

这种简单不粗暴的机器

只接受1000日元纸币或者刷卡,

直接取消了找零。


小西想到自己曾经等待了

将近1个小时的焦虑心情,

他发挥了自己的“极简主义精神”。

在顾客取号之后会进入门口的排队等候区,

门口上方有三盏不同颜色的指示灯。

绿灯亮,表示马上可以剪;

黄灯亮,最多需要等5分钟;

红灯亮,最多需要等10分钟。

QB HOUSE理发位一般只有2-3个座椅,看似普通的座椅下方都安装了压力传感器,只要感受到压力,机器会自动记录时间,并将不同的时间传到屋外的指示灯上。


QB HOUSE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神秘的角度,可是说是近乎强迫症的设计——这就是工具台和镜子之间的夹角为139.68度。


小西国义站在工作台与镜子中间,进行了无数次测试,最终发现只要保持在139.68°,就不会影响理发师的移动。


小西国义让理发师在一只手拿工具时另一只手可以继续理发,为的只是每次为顾客节省的时间是1秒。即使已经有了660家分店,他依然坚持这么做。



小西国义精简服务之后,他曾不止一次走到QB HOUSE门口,忧心忡忡,因为他看到顾客是带着疑问走进店内的:


“这是怎么用的?”“这个吸头发的危险吗?”“你们真的能节省我们的时间吗?”“怎么只有这么几个座位啊?”


他不禁又一次陷入思考,“我开的店,值得吗?”



然后带着满意的表情走出店门后,

小西的心终于放轻松了。

门口等待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可是好景不长,QB HOUSE迅速吸引了周边顾客,小西国义却忘记了周围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


很快,这些理发店就发现了自己的客流量明显减少,每日的收益也不如从前,他们气急败坏把所有的气全部撒在了QB HOUSE上。


有人伪装成顾客故意去店里闹事,有人故意用胶水堵住店门钥匙孔,有人甚至威胁小西国义,直接在店门口示威。



面对所有的破坏,

小西国义没有当面反击,

他一边向顾客道歉,一边继续默默开店,

坚持把时间还给顾客,

来自于同行的助攻,解决了小西的疑惑,

这个理发店开的值!


小西国义更有信心了,他想让顾客能够舒服放心得过完剪发的十分钟,他又设计了很多细节。


“QB HOUSE虽然廉价和简单,但不意味着低质。”


为了防止小西国义一样戴眼镜的客户在剪发时碎发弄脏镜片,他提供了小眼镜盒。



小西国义还不满足,他想和时间死磕到底,于是他发明了空气洗头器——


前段有软毛,可以不洗头却能清理干净所有碎头发。


为了不浪费顾客一分一秒的时间,普通理发店先五分钟洗头再吹干剪发再五分钟洗头又一次吹干的流程,被QB HOUSE完全摒弃。



曾就职医疗器械的小西国义,

在所有的店面都安装了

医院使用的特制酒店消毒器。

所有的非一次性用具,

甚至包括理发师的手都必须一客一消毒。


不方便消毒的梳子,

会直接送给客人。


最让小城感到惊奇的是,现在被炒起来的大数据,在1996年就已经被这位55岁老先生实用起来了。


顾客取完号坐上理发座椅到剪完离开,这两个时间会被上传到公司总部,根据每个理发师的平均时间,总部会派专人来指导平均用时较长的理发师。


而这所有的创新和设计都是为了节省顾客的时间。



考虑到行动受困的老人们,

小西国义开发移动剪发车,

为员工提供专业的护理培训,

久坐不便的老人,

也享受到了安静的剪发。


因为小西国义创办的QB HOUSE

不用排很长的队,

也没人让我们办卡买东西,

每家店里都不装电话、

没有卫生间、不提供预约,

员工用来接电话、打扫卫生间和

接受预约的时间都用来剪发了,

理发师也不会问东问西,十分钟就能结束剪发。

再加上如此有爱心,很快就超越了常规同行,

从第一家店开到第660家,

创造在全球接待超过1800万人次,

一年的营业收入达到166亿日元的神话。




 “ 我 从 来 没 有 怀 疑 过 , 

 归 还 时 间 是 错 的 。 ” 



从一开始被激怒到自己开理发店,小西国义的身份从一个需要剪发的顾客变成提供剪发的老板,但他没有忘记作为顾客的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从日本东京到美国纽约再到中国台湾,小西国义一直只专注于剪发。



就像住酒店的人,可能仅仅是想找一个睡觉的地方,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里,我们越来越没有时间应付那些无谓的选择。


“在最便利的地点,给客户提供最需要的服务,把省出来的时间还给客人。”


丢掉无谓的“附加服务”,专注解决剪头发,这是小西国义21年里唯一做的一件事情。

本文图片主要来自Google ,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首页 - 一人一城 的更多文章: